看啦又看小說網(www.xinyuhuaao.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一三章 提筆

    等到家長日結束的時候,也到下午四點多鐘了。(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中午他們這些家長都沒有回家吃飯,全都留在學校的小食堂吃的飯,美其名曰感受孩子們的飲食。

    午餐很豐盛,弄得張重都有點想讓以后就在學校吃午飯算了。

    不過他猜想大概平時的午飯不會有今天這么好,學校應該為了家長們花了些不同往常的心思。

    放學之后,張重正準備跟劉風道別,卻拉著劉敏雅到家里面做客。

    劉敏雅也很想過去,小丫頭看了看自己的父親,劉風看了看張重,對女兒說道,“要不咱們下次再去家,今天你媽媽晚上也回家,咱們回家吃飯,行不行?”

    張重笑著說道,“既然敏雅也想跟玩,我看不如這樣吧,晚上你們到我家去吃飯好了,也把嫂子叫上。”

    “這樣太打擾了。”

    “那我上次已經打擾過你們了,沒事的,也算給我一個回謝的機會。”

    劉風還是有些猶豫,其實他是覺得張重一個人帶孩子,自己一家子過去叨擾,實在不太好。

    劉敏雅在旁邊拽著他的褲腿求道,“爸爸,你就答應張叔叔嘛。”

    劉風被女兒求的沒辦法,摸著她腦袋說,“你這丫頭,也不知道客氣。”

    他又轉頭對張重說道,“那就麻煩你了,張老弟。”

    約定好之后,劉風先把張重他們送回家,然后他開車回去接妻子。

    過了沒多久,劉風夫婦就拎著大包小包過來了。

    看到他們手上拎的東西,張重責怪了一句,“劉大哥,嫂子,你們這也太見外了,過來吃個飯帶這么多東西干什么。”

    他上次去劉家的時候,也帶了東西,不過就拎了兩袋水果。但是看劉風他們帶的這些東西,價格應該都不便宜。

    劉風一進門就聽到廚房有鍋鏟乒乓的聲音,奇怪道,“是誰在做飯?”

    “是我母親。”

    劉風恍然,他原以為只有張重一個人帶孩子,現在看來并不是這樣,至少他母親也在這里。

    胡慧芳也聽到客人來的聲音,出來跟劉風他們打了聲招呼,又回了廚房。

    張重忙著給他們夫婦倒茶,隨后三人就坐在沙發上聊了起來。

    閑聊了一會兒,劉風問張重,“張老弟平時都看什么書?”

    張重沒想到劉風會問這個,不過想到之前在他家的時候,他帶自己參觀書房,又感覺還挺合理。

    “我平時不怎么看書,書房里面空蕩蕩的,不像劉大哥家那樣汗牛充棟。”張重笑瞇瞇地說道。

    “嗨,他那書房里面的書都是擺設,有幾本他看過?”洪玉嬌在旁邊拆臺道。

    劉風有些尷尬地笑了笑,“我也看了不少的,要不張老弟帶我去你書房看看吧。”

    “行吧,不過看了之后劉大哥你不要失望啊。”

    “失望什么,要不行,回頭我送幾本書給你……”

    說話間,張重已經推開了書房的門,劉風看到空蕩蕩的書房,有些傻眼,他本以為張重是在自謙。

    因為他對張重的印象一直都是那種溫文爾雅的讀書人,要說他書房沒書,根本不可能。

    但是當他看到張重的書房時,卻感覺有些顛覆。

    書房也不是完全沒書,在墻角的位置,鋪了一個紙盒,上面擺了一堆書,除此之外就只有一張桌子。

    不過桌子上的東西,吸引了劉風的注意力。

    他上前走了兩步,來到書桌跟前,看著桌上鋪著的幾張寫滿了字的紙,好奇道,“張老弟,這是你寫的么?”

    “嗯,涂鴉之作,讓張大哥見笑了。”張重伸手準備將這些草稿收走。

    劉風卻攔住了他,“張老弟,別小氣嘛,也讓我瞻仰瞻仰你的墨寶。”

    “劉大哥你別開我玩笑了。”

    “我真不是開玩笑。”劉風認真道,“我雖然不懂書法吧,不過看你這字還真挺有感覺的,感覺比我客廳里面掛的那幅字要還要好看。”

    劉風翻了翻三張紙,問道,“這三張紙寫的都是一樣的?”

    張重點了點頭,“嗯,都臨的一個帖。”

    劉風將三張紙端在手上,仔細地端詳著。看了好一會兒,搖頭晃腦道,“嘖嘖,好看,好看,真好看,沒想到啊,張老弟你年紀輕輕,毛筆字寫得這么好。”

    “劉大哥抬舉了。”張重謙虛道。

    “沒抬舉,沒抬舉,我是發自肺腑地覺得好看。”劉風一臉真誠地說道,隨后他又對張重說,“張老弟,老哥我有一個不情之請。”

    “嗯,你說。”

    “是這樣,我看了你的字吧,覺得我家那幅字是一點味道都沒有了,你看這三幅字能不能賜我一幅,我回家掛在墻上?”

    回家掛在墻上?

    張重覺得在客廳上面掛一幅《祭侄文稿》實在是有些詭異,但是他又不好意思直接跟劉風說,怕他覺得沒面子,畢竟劉風看了半天都沒看出來這幅字上面寫的什么。

    看到張重猶豫,劉風說道,“不行么?要是不行的話,張老弟你也不要勉強。”

    “也不是不行。”張重伸手從劉風手里拿過那三幅字,說道,“不過這三幅字是我隨手寫的,未免有些太過隨意,這樣吧,承蒙劉大哥抬愛,我再寫一幅給你。”

    “這是不是有些麻煩了?”

    “不麻煩,我現在就給你寫。”

    張重說著就去取了筆墨紙硯,將紙鋪在桌上,提筆寫了起來。

    站在劉風的角度看去,在張重提筆的那一刻,好像整個人的氣勢突然變了,就像是原本一平如鏡的湖水忽然翻起驚濤駭浪一樣。

    勢這種東西很奇怪,但是說起來不過是神態動作營造出來的一種外在感覺罷了。

    只不過在張重年輕的臉龐上,劉風看到了不屬于他這個年紀的滄桑與磨礪,這讓他非常意外。

    張重不知道劉風現在所想,既然是要送人,自然就要寫好,而在提筆之前,他就已經想好要寫什么了。

    《祭侄文稿》自然萬萬不可。

    正好之前他收過一幅字,在客廳里面掛了一段時間,這時候正好可以寫來送給劉風。

    張重提筆寫道:
老虎鸡评级菠菜网站 光泽县| 攀枝花市| 旌德县| 洛隆县| 隆昌县| 屏边| 临沂市| 姜堰市| 晋宁县| 桃江县| 呈贡县| 泰宁县| 普兰店市| 神池县| 远安县| 衡南县| 祁东县| 兴仁县| 昌邑市| 荃湾区| 华亭县| 裕民县| 湖南省| 社旗县| 香格里拉县| 浏阳市| 海兴县| 克东县| 贵德县| 庆元县| 景东| 长阳| 曲阜市| 新宾| 古浪县| 吉安县| 志丹县| 浦县| 根河市| 东阿县| 边坝县| 抚松县| 屏山县| 准格尔旗| 荣昌县| 海原县| 荣昌县| 罗平县| 瓦房店市| 循化| 望奎县| 奈曼旗| 祁阳县| 赤城县| 宁蒗| 盈江县| 白城市| 南皮县| 富平县| 汝城县| 周口市| 舒城县| 武夷山市| 靖远县| 海伦市| 阿拉善右旗| 阿克陶县| 乌拉特前旗| 运城市| 寿阳县| 桂平市| 淮滨县| 砚山县| 奉新县| 大姚县| 班玛县| 德州市| 哈巴河县| 阳原县| 盱眙县| 大城县| 山阴县| 安西县| 玛沁县| 台北市| 铁力市| 中西区| 密云县| 青岛市| 西青区| 凉城县| 邢台县| 望谟县| 洛隆县| 宜君县| 青浦区| 巴青县| 开平市| 阳城县| 青冈县| 墨竹工卡县| 饶阳县| 林州市| 合水县| 崇州市| 洛浦县| 马尔康县| 田阳县| 桐乡市| 团风县| 邓州市| 鲁山县| 漳平市| 松滋市| 航空| 淳化县| 同心县| 嘉峪关市| 石首市| 康马县| 永安市| 新宾| 吉林省| 石泉县| 含山县| 义马市| 安义县| 定襄县| 太仓市| 丹寨县| 同仁县| 达日县| 伊金霍洛旗| 文安县| 比如县| 汪清县| 沭阳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