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xinyuhuaao.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339章 登山云夢【第三更】

    陳陽從高鐵站出來時,沒見到道遠。(www.xinyuhuaao.cn)

    余靜舟見他東張西望,問道:“有人來接你?”

    陳陽嗯了一聲:“云夢觀的一位真人,說是要來接我。我給他打個電話吧。”

    他又不是三歲小孩,出行還需要人接?

    但人家既然來了,他總要知會一聲。

    “嘟嘟…”

    “我就快到了,你再等我一下。”

    電話剛接通,就聽見道遠的聲音。

    “好。”

    陳陽也不好說什么,繼續等下去吧。

    結果,這一等就是半個小時。

    陳陽有點坐不住了,他對余靜舟師徒道:“要不然你們先去吧,我在這里等等就行了。”

    余靜舟搖頭道:“不急。”

    又等了二十分鐘,如此前后加在一起,就等了接近一個小時。

    陳陽臉上已經沒什么笑容了。

    他不知道這個道遠到底是有意為之,還是路上有什么事情。

    可不管如何,這期間除了陳陽主動打電話,道遠都不曾主動聯系過。

    有點太沒禮貌了。

    “玄陽道長。”

    幾個年輕人,走來候車廳,喊了一聲。

    道遠走過來,道:“走吧,我們先去吃點東西。”

    陳陽搖頭道:“不用了,食宿我自己解決。”

    道遠道:“這不太好吧,畢竟你是客人,我得好好招待你才是,不然我師傅要說我了。”

    陳陽心想,你還知道我是客人?

    “不用了,我原本電話里就想讓你不用過來,但你既然來了,我也就等下來了。現在話說完了,我先走了。”

    陳陽對余靜舟道:“真人,我們走吧。”

    “等等。”道遠走來,瞥了眼余靜舟,低聲道:“玄陽道長,可否借一步說話?”

    “就在這里說吧。”

    “還是去那邊說吧,這話,不太方面他人聽見。”

    陳陽嗯了一聲,隨他走到邊上。

    “說吧。”

    “玄陽道長,你怎么跟這個人混在一起?”

    道遠一副責怪的語氣:“你知道他是誰嗎?”

    “紫金山道觀住持,余靜舟真人,我知道。”

    “真人?就他?也配稱真人?簡直就是笑話。”

    道遠搖頭,毫不掩飾的蔑笑:“你如果知道這老頭以前干過什么事情,就不會這么覺得了。道長,我提醒你一句,別和他們走的太近,容易出事。”

    “多謝關心。”陳陽懶得跟他多說話。

    道遠道:“道長,你還是跟我走吧,這幾天吃住我都給你安排好了……”

    “謝謝了,但是不用,我自己解決就可以了。”

    “道長似乎對我有點意見?”道遠總算感覺出來了。

    也真是難為他了。

    陳陽這么明顯的情緒,他到現在才察覺。

    陳陽真想知道,他平常是不是都用鼻孔看人。

    這雙眼珠子,到底起到的是什么作用?

    “如果沒別的事情,我先走了。”

    “道長。”道遠喊住他,盯著他的臉看了好幾秒鐘,說道:“看來道長的確對我有意見,雖然不知道這是為什么,但道長既然來參加這次武術交流會,還是接受云夢觀的住宿安排吧。這樣比較統一,有什么事情也好第一時間通知到。”

    “有事情給我打電話就可以了。”

    “所以,道長要和他們一起離開?”

    “有問題嗎?”

    “我不是告訴過你,這個余靜舟,最好別和他來往嗎?你聽不懂我的話?”

    道遠覺得自己說的夠明白了。

    這個陳玄陽,有點太不知好歹了。

    “你是什么東西?”陳陽忽然問道。

    道遠被問的一愣。

    陳陽盯著他,忽然走前一步:“我來參加武術交流會,是給中州道協一個面子。知道我為什么在這等你嗎?這叫禮貌。可這種東西,你好像沒有。做好你自己的事情,我的事情,用不著你一個小輩來指手畫腳。”

    說完,陳陽轉身走了。

    道遠臉色陰沉,眼神憤怒的望著他的背影,呼吸久久不能平靜。

    “給臉不要臉,跟這種人糾纏不休,等著被噴吧。”

    低聲的咒罵了一句,道遠哼了一聲,帶著人走了。

    陳陽三人走出車站,坐上出租車,向著云夢山去。

    云夢山是中州的招牌,鬼谷洞也是當地人最熟悉的地方,同時名氣也最大。

    當地人或許不知道當地有什么寺院,但沒人不知道,鬼谷洞。

    這是基于歷史的遺留問題,加上這些年網絡小說在年輕人之間的風靡,導致鬼谷子這位傳奇的人物,以這樣非傳統的方式火起來了。

    許多小說里,都能看見鬼谷子相關的人物。

    比如某某主角,是鬼谷子的多少代傳人。

    再比如某個牛逼的配角,得到了鬼谷子的真傳。

    雖然很扯,但人民大眾喜聞樂見,就足夠了。

    而現實里,鬼谷子自然不可能留下什么傳承,能讓人一瞬間就從絲變成牛逼轟轟的人物。

    但鬼谷洞的確存在,這么多年來經過師徒這種古老模式的世代相傳,也的確是將道統傳承下來了。

    這類道統,在各大名山道觀中都有這相同的傳承。

    所不同的,是傳承的道法。

    比如武當,應當算得上是當代數一數二的名山道門。

    可放在道門之中,許多道觀卻瞧不起武當。

    誰讓武當重武輕法呢。

    而重武的武當,偏偏又算是趕上好時候,以武硬是讓武當擠進了整個華國的視野之中。

    反觀別的有名的道觀,比如青城山常道觀,比如姑蘇城玄妙觀等等,知道的人根本沒多少。

    提起青城山,大多數人想到的一定是那條在青城山下修煉有成,為報恩而入凡塵的白蛇素貞。

    提起玄妙觀,似乎就沒什么值得提起的。

    再不然就是茅山與天師府,這類與鬼谷子一樣,經常被人神話,寫出各類離奇詭異故事,從而導致大火的道觀。

    一路胡思亂想著,車子停在了云夢山下。

    陳陽站在山腳下,望著這片連綿數十里之遙的名山。

    云夢山沒有陵山高,只有不到六百米,但卻充滿了傳奇性。

    畢竟山高山低,并不是一座山是否有名的硬性標準。

    龍脈,才是。

    茅山也不過四百米不到,甚至都沒紫金山高。

    但茅山的影響力,在當下道門之中,也是數一數二。

    “到了。”

    余靜舟望著云夢山,臉上有難掩的激動。
老虎鸡评级菠菜网站 井冈山市| 淮阳县| 吴旗县| 宁蒗| 台湾省| 定结县| 札达县| 平凉市| 新龙县| 天峨县| 无极县| 灵丘县| 定南县| 平和县| 泸定县| 西平县| 虞城县| 通海县| 惠东县| 嘉黎县| 潮州市| 交口县| 上思县| 阿城市| 庄河市| 阜新市| 齐河县| 兰州市| 仁布县| 昭苏县| 丽水市| 淳化县| 东乌珠穆沁旗| 九龙坡区| 辉南县| 虞城县| 裕民县| 尼玛县| 崇仁县| 澄江县| 璧山县| 安多县| 柏乡县| 阿鲁科尔沁旗| 景宁| 津南区| 类乌齐县| 增城市| 龙门县| 黄平县| 昆山市| 龙胜| 安多县| 崇州市| 镇江市| 青神县| 启东市| 浦北县| 会同县| 北宁市| 云浮市| 仲巴县| 威海市| 左云县| 榕江县| 永胜县| 库伦旗| 阿克苏市| 河间市| 兴和县| 松江区| 邛崃市| 黔西县| 法库县| 浮山县| 绍兴市| 洞口县| 秦安县| 天祝| 德钦县| 金寨县| 江安县| 宁武县| 高唐县| 上蔡县| 攀枝花市| 理塘县| 永宁县| 扎囊县| 崇礼县| 永州市| 东莞市| 徐闻县| 霍林郭勒市| 灵璧县| 临清市| 监利县| 西平县| 永兴县| 徐闻县| 乌审旗| 元阳县| 阳西县| 兴安县| 伊川县| 虞城县| 阿荣旗| 宜昌市| 龙门县| 阿鲁科尔沁旗| 隆林| 荆州市| 惠东县| 芷江| 苏尼特右旗| 长乐市| 简阳市| 内黄县| 大城县| 衢州市| 曲麻莱县| 隆德县| 齐齐哈尔市| 资兴市| 祥云县| 柳河县| 长沙市| 长春市| 常熟市| 三台县| 苏尼特左旗| 长武县| 萍乡市| 成都市| 琼海市| 永嘉县| 石狮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