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xinyuhuaao.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640章 魔帝君臨渭水原,黃泉引渡人歸來(二)

    黃泉界的天空千百年不變的陰森昏沉。(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羅酆山地域東南方。

    原本罡風凌厲的高空中,黃泉陰風毫無征兆的開始暴動起來,一處空間如同鏡子般破碎開來,無數黃泉陰風向著空間破碎的地方倒灌進去,使得那處空間繼續塌陷,最后那處空間終于支撐不住,轟隆一聲坍塌出一個僅能通過一人身形的裂縫,一道臉色蒼白的人影從里面鉆了出來。

    此人赫然是從魔域渭水原撕裂空間至此的常曦!

    跨越界面需要承受相當程度的偉力擠壓,常曦在渭水原戰場本就消耗巨大,在加上那一口相當于他半條性命的心頭精血,幾經界面之力的摧殘下已經狼狽不堪,從天空的高處跌落下來,徑直砸進了一片漆黑的汪洋之中。

    他手心緊攥,似乎手心里有比他性命還要重要的東西。

    汪洋中水流黏稠,冰冷刺骨的咸腥味道終于讓渾渾噩噩的常曦稍微清醒了一點,他渾身氣機勉強再提起,瞳仁中涌上一抹金黃,讓他終于在這片漆黑無比的水域中看清周圍。

    常曦的心跳急劇收縮了一下。

    因為他看見這片黏稠冰冷的水域中,自己的周圍密密麻麻布滿了成千上萬只樣貌驚悚的深海怪物。

    這些長相實在不敢恭維的深海怪物對常曦身上的氣息很是忌憚,只敢在不遠處游弋,但不敢靠近,哪怕他們的數量驚人,也不敢越雷池一步。

    常曦一腳在水中踏出,強橫的煉虛后境的修為直接讓他如同一顆炮彈般沖出水面。他渾身不沾半滴水,站在漆黑不見自己倒影的水面上向四周望去,神念擴散開來,發現這里距離鬼門關不遠,原來這里是羅酆山地域東南隅的悲鳴海。

    常曦將黃泉升竅決運轉到極致,輕喝一聲,只見宛如一面黑色鏡子的悲鳴海先是起了一層又一層的漣漪,繼而狂風四起,方圓數百里內海量的精純黃泉氣息,在天際上匯聚如同龍吸水的漏斗模樣,徑直倒灌進常曦的身軀里。

    常曦虧損的修為在近乎掠奪的手段下才堪堪恢復過半,只是那口心頭血虧損所帶來的虛弱感卻是沒法彌補。

    但他心里非常清楚,僅憑十二周天星辰大陣想要阻攔魔帝嬴政根本是癡人說夢,唯有把那口心頭血澆撒在陣法上,讓十二周天星辰大陣在一定時間里堪比龍族最頂尖的神通,這樣才能讓二師兄、贏昭君和紅魚撐過這段他不在的時間。

    常曦攤開手掌,手心里有一片陣盤的碎片。

    贏芷漁留給他的那道陣盤終于完成了最后的使命,徹底的分崩離析,只留下這最后一塊陣盤碎片。

    他摩挲著碎片表面細膩的紋路,鄭重的放進儲物袋中。

    常曦的目光望向昏暗天空的遠方。

    他重回黃泉界的目的很明確,他要去找回大師兄。

    大師兄云嵐是九州年輕一代中當之無愧的翹楚,哪怕是常曦身負龍族至尊龍骨和至尊本源修行一帆風順,似乎也依舊還是遜色這位傳奇人物一籌。大師兄仿佛就是老天爺手中無數璞玉中,那塊最是精雕細琢的存在。

    當年他初來乍到時,是五大鬼帝之一的大師兄就已經是煉虛境中期的巔峰,按照大師兄駭人的修為精進速度,只怕現在已經躋身神游境的行列。如果他能從黃泉界帶回大師兄,那么渭水原的生死危機就有了破解之法!

    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眼下他必須爭分奪秒!

    常曦將踏天獨行的身法施展到極致,向著羅酆城掠去。

    常曦的遁速已然達到了駭人聽聞的速度,在天空中疾行如拖尾流星,猶如雷鳴的恐怖聲響震撼大地,一邊趕路一邊施展奪靈神通汲取黃泉之息轉化為自身靈力。尋常的黃泉界生物或是修士,只看到一道劍氣長虹橫貫天際,耳膜都險些被爆鳴雷音擊破,一個個都捂緊耳朵滿臉痛苦神色。

    當年洞幽部乘坐戰艦從羅酆山到鬼門關用了足足幾日光景,如今常曦只用了一個時辰的功夫便橫跨了這段距離。

    常曦近乎以一種蠻橫的姿態闖入羅酆城的領空,徑直朝向佇立在城中央的羅酆山而去。羅酆山鐵律嚴明,鮮有人膽敢違抗律令,守城的士卒們哪里見過強行闖城這等頂了天的罪行?在稍稍一愣后,拉響了凄厲的警報,從城中各處頓時升起無數道披甲士卒的身影,當空匯聚成陣向著常曦追去。

    羅酆城的天空上演了一出你追我趕的戲碼。

    常曦扭頭瞥了眼身后成百上千名朝他警告的守城士卒,身形沒有半分停頓,再加速拉開了一段明顯的距離。

    他這一回頭不打緊,準備布下天羅地網的士卒們中一名資歷頗深的老卒見了常曦的半邊臉頰,頓時臉色劇變。

    老卒身邊幾人恰巧見到他的神情變化,其中一名稚氣未退的年輕士卒打趣道:“張老哥,莫非你認得這闖城家伙?這家伙也沒長什么三頭六臂,值得您老這般鄭重其事嗎?”

    被年輕人稱作老張的老卒是這隊巡邏隊的隊長,老張頭語氣前所未有的凝重道:“等會若是真的追上了前面的那位,沒有我的命令,你們誰都不許給老子出手!”

    年輕士卒驚訝道:“隊長,那人可是犯了擅自闖城的重罪啊,羅酆山六天宮的大人物們肯定會就此從重發落,碰上那人我們還不盡早捉住,好把功勞抓在咱自己手里?”

    “放你娘的屁,你個毛都還沒長齊的新兵蛋子知道啥?你曉得前面那位什么修為什么來路嗎?”老卒一頓劈頭蓋臉的臭罵,成功把參加城防軍才幾個月的年輕士卒給唬住了。

    隊伍中另外一名看起來就要穩重些的士卒問道:“隊長,您在城防軍中資歷極老,眼界高,莫非是認出了此人身份?”

    老卒面色凝重的說道:“你們加入羅酆城的城防軍時日尚短,有些事情你們不了解也算正常。我且問你們,你們可知道地藏王菩薩?”

    老卒周圍十幾名年輕士卒聞言一陣云里霧里,但還是不約而同的都點了點頭。地藏王菩薩在黃泉界中可謂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這位出身陽間九華山發誓要救渡一切罪苦眾生的菩薩,為無數陰間修士和凡人所敬仰。雖然很少有人能親眼目睹這位菩薩的真容,但他的名頭卻早已如雷貫耳。

    那位年輕士卒面色古怪,難道前面那人是地藏王菩薩?

    老卒循循善誘,繼續語氣凝重的說道:“你們參軍雖晚,但也都是住在羅酆城中,當年地藏王菩薩在城中當眾和一人交手之事,想必你們應該不會陌生吧?”

    那名稍顯穩重的士卒聽到這里,頓時猛然瞪大了雙眼。

    他忽然想起了那擅自闖城的人究竟是何身份。

    老卒一字一言道:“前面那位絕對就是當年紂絕陰天宮的宮主,我這雙眼睛從來就沒有認錯過人!”

    他們渾身顫抖,他們想起那個雨夜,想起那位紂絕陰天宮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常宮主,只一掌就逼退地藏王菩薩足足百丈,更有那句雖不知對錯卻能讓他們熱血沸騰的“佛是虛名,道亦妄立,我不需要任何人給我安排的道!”

    年輕士卒艱難的咽下一口唾沫,艱難說道:“可后來不是聽說那位常宮主用了某種不為人知的秘術離開了黃泉界,他紂絕陰天宮的宮主身份已經被上面的大人物剝奪了嗎?”

    已經許多年風雨沉浮的老卒狠狠給了年輕人一個爆栗,低喝道:“在黃泉界想多活命,就少在別人背后嚼舌頭!”

    身形如電的常曦很快就來到羅酆山上,身形落在山巔的御花園,神念掃去,滾燙的心頭頓時猛地一涼。

    因為在他的神念感知中,竟完全找不到大師兄的身影。

    羅酆城里動靜早已傳到羅酆山六天宮,除去一直懸而未定的紂絕陰天宮宮主外,另外五名宮主已經聞聲趕至山巔。

    昔日同僚相見,五名宮主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同為一宮之主的梅若英看著當年去而復返的常曦,張了張嘴巴,卻沒能說出一聲你回來了。既然是友非敵,幾位宮主也就揮手驅散了城中追趕至此的幾千守城士卒,面色復雜的看著常曦,等待這位昔日同僚給他們一個說法。

    常曦掃過五名宮主算是打過招呼,然后目光落在梅若英的身上,淡淡問話道:“梅宮主,你可知道我師兄去了哪里?我用神念仔細掃視過御花園和御書房,發現里面的布置似乎很久都沒有人動過,甚至都已經有一層淡淡的灰塵了。”

    宗靈七非宮的宮主是位雞皮鶴發的老嫗,她背后那柄驅邪斬靈的桃木劍此刻被她握在手心,她肅聲如律令的說道:“常曦,自從當年你忤逆酆都大帝的命令私自離開黃泉界,已是犯了大忌。如今你早已被剝奪紂絕陰天宮宮主的身份,你何德何能還膽敢對我們這般吆五喝六?”

    常曦眼神漸漸變得冷漠下來,只瞥了眼手執桃木劍的老嫗就沒再去看,愈發讓后者心生怒火。當年此子一言不合就用什么邪門法術強行撕裂空間離開黃泉界,他倒是逍遙,但最后受罪的,難免還是他們這些已經在羅酆山生根發芽的老家伙們。要知道統御整個黃泉界的酆都大帝可是出了名的鐵面無私,這幾年可著實讓他們吃了不少苦頭和責罰。

    現在你個什么東西都不是的臭小子還有臉回來?

    五位宮主之中,當年只有梅若英和常曦私下交情匪淺,常曦深吸一口氣,向著五人彎腰拱手誠摯道:“當年常某撕裂空間回到人間所引發的一系列后果和問題讓諸位承擔,常某心里過意不去,但常某現在的確有天大的事需要立刻找到大師兄,還請諸位能夠看在往日共處的情分上,告知我大師兄的下落,常某感激不盡!”

    執劍老嫗冷笑一聲,“常宮主真是好大的臉面,幾句話就想把當年事一筆揭過?我們五人承受了酆都大帝的怒火足足幾年,吃了無數苦頭,我等豈能讓你如愿?”

    常曦抬起頭皺眉道:“你想如何?”

    “從哪來就滾回哪去!”老嫗面目猙獰。

    常曦攥緊了拳頭,屬于煉虛后境的強橫氣息悄然流溢,讓老嫗本來想罵些更難聽的話戛然而止,但常曦還是做不到向這些昔日同僚出手逼問。畢竟當年他離開黃泉界的確算是打破了規則,更何況他當時還是宮主身份,算是明知故犯了。

    梅若英面色黯淡,忽然說道:“鬼帝大人已經不在了。”

    常曦瞳孔劇烈收縮,他不明白梅若英的意思。

    梅若英神色凄然,“當年常宮主你撕裂空間里去,是鬼帝大人替你擋住了酆都大帝的隔空神通。事后鬼帝大人被酆都大帝問罪,被擒拿去了酆都山,至此未歸。”

    聽到這里,常曦面色一陣青一陣白,精神都出現恍惚。

    他萬萬想不到當年自己撕裂空間離去的舉動會牽連到大師兄,以至于導致大師兄現在被禁足在酆都山。

    老嫗趁機譏諷道:“鬼帝大人怎么會有你這樣的師弟?”

    好在時至今日,常曦已經經歷過不少大風大浪,他很快強迫自己要冷靜下來,也懶得去和老嫗爭吵,向梅若英急切問道:“如果我當年所記不錯的話,酆都大帝所在的酆都山,是不是就在羅酆山向北更遠的地方?”

    “沒錯,酆都山就在極北之地,距離這里十分的遙遠。”梅若英面色古怪的反問道:“你現在是戴罪之身,竟然還敢去面見酆都大帝?你這與自投羅網有什么不同?”

    “當年事因我而起,大師兄理應由我去救。”常曦面色堅定,一字一言道:“而且我這次還要帶大師兄離開黃泉!”

    “謝謝你,梅若英,大師兄的眼光果然一向很好。”

    常曦再沒有一絲猶豫,拔起身形直入云霄,在五名宮主瞠目結舌的注視下,常曦的身形化作一條三百丈不止的黃金巨龍,漫天雷霆游走中,一聲響徹天地的龍吟聲傳蕩開來。

    黃金巨龍認準方向,巨大的身軀游動,金色的鱗甲綻放出璀璨的光芒,向著黃泉界的極北之地而去。
老虎鸡评级菠菜网站 陕西省| 锡林郭勒盟| 柘荣县| 和林格尔县| 乡宁县| 阳朔县| 上蔡县| 三都| 桐城市| 宽城| 印江| 望奎县| 邻水| 清河县| 黄浦区| 襄城县| 乐平市| 晋中市| 密云县| 宿迁市| 旌德县| 化隆| 凌云县| 陵水| 化州市| 广德县| 南陵县| 和龙市| 竹山县| 时尚| 芦溪县| 阿拉善盟| 卢湾区| 孝义市| 南陵县| 彰武县| 沁水县| 凤台县| 内江市| 来凤县| 五原县| 西城区| 五大连池市| 高清| 枣阳市| 勃利县| 宣恩县| 社会| 林甸县| 岳阳县| 琼海市| 绥棱县| 本溪市| 阳高县| 丹棱县| 武宣县| 红桥区| 泌阳县| 略阳县| 海宁市| 济南市| 二手房| 军事| 开平市| 巴南区| 眉山市| 长岛县| 巴中市| 九江市| 甘谷县| 沽源县| 望都县| 温泉县| 息烽县| 莆田市| 浙江省| 洛扎县| 杭锦后旗| 新丰县| 临安市| 锡林浩特市| 雅安市| 惠州市| 金堂县| 阿拉善右旗| 牙克石市| 阜新| 成安县| 德州市| 江山市| 海宁市| 三河市| 简阳市| 建平县| 陇西县| 南康市| 义马市| 和田市| 四子王旗| 武山县| 宜良县| 锡林浩特市| 灵石县| 凤台县| 读书| 鄄城县| 辽宁省| 安溪县| 犍为县| 黄大仙区| 婺源县| 安福县| 浦江县| 天峨县| 辽源市| 江永县| 河间市| 栖霞市| 富顺县| 姚安县| 尖扎县| 印江| 康马县| 阿拉尔市| 贵阳市| 安龙县| 缙云县| 徐水县| 赤水市| 阿拉尔市| 社旗县| 辽阳县| 阿荣旗| 安国市| 沾益县| 衡阳市| 佳木斯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