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xinyuhuaao.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122章 人王的霸道(萬更求訂閱)

    龍宇覺得大戰該結束了,其他幾位圣人,也覺得差不多了。(www.xinyuhuaao.cn)

    九玄和袁剛有些失望,天巧和天速攻勢不如之前了。

    看樣子也是在猶豫要不要繼續廝殺下去。

    十位圣人出手,死了一個,剩下的九位被牽制了七位,二對一……二對一殺同階有可能,可難度不小。

    尤其是方平這種人,格外難殺。

    這一刻,眾人都覺得要結束了。

    大戰,以天貴隕落告終。

    彩蝶這些人都有些感慨,此刻,來自靈皇一脈的彩蝶還有些唏噓,“天貴死了,死的有些不值!不過停戰也好……”

    她瞥了一眼九玄二人,停戰了也不錯。

    再戰下去,方平也許真要求助人皇一脈了,如此一來,人族就被人皇給收服了。

    這不符合各方的利益!

    現在停戰,才是最符合大家預期的。

    這些人都覺得該結束了。

    遠處,蒼貓也累了,爪子擦著胖臉,甭管有汗沒汗,反正擦擦再說。

    總算打完了。

    本貓都累死了,這次瘦了多少了?

    蒼貓這時候還有興致和被困的兩位圣人聊天,“那個誰,你們欠我一頭大魚呀!下次再釣魚吧,本貓要回去吃飯了!”

    是的,該回去吃飯了。

    都打完了,不回去吃飯干嘛。

    兩位圣人,這一刻有些欲哭無淚。

    不過……也算完成了任務,困住了蒼貓。

    是的,困住了蒼貓。

    看到了嗎?

    蒼貓到現在還沒參戰,就是被我倆困住的。

    兩位圣人也是無奈,挺好的,天貴死了算他倒霉吧,哪會知道人間有這么多強者助陣,關鍵還是方平突破了真神境,具備了圣人戰力,讓其他人有了投資之心。

    這一刻,哪怕兩位圣人也有些擔憂,覺得沒必要再戰下去了。

    再戰下去,今天搞不好還要隕落圣人。

    來之前,可是沒人想過會有人死的。

    起碼不會有圣人死!

    這邊,這三位都做好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媽的準備。

    其他人也準備散場了,好戲看完了,接下來還是盤算著未來的局勢變化吧。

    可下一刻,剛準備收工的蒼貓,忽然瞪大了眼睛!

    目瞪口呆!

    蒼貓傻了!

    發生了什么?

    誰來告訴本貓,發生了什么?

    它傻眼了,呆滯的釣魚竿都快掉下去了,被困的兩位圣人,那也是呆若木雞。

    圣人心態多好。

    可現在,真的不淡定了。

    其中一位圣人都快失控了,你們告訴我,發生了什么?

    “啊!”

    一聲尖銳慘叫,響徹了天地。

    遠處,方平、雨薇、風云、天速、天劍、天巧、蔣昊、青墨、神庭軍大都督、陌生古圣,除了林海沒出手,足足十位具備圣人戰力的強者,這一刻同時出手了!

    五圣圍殺一人!

    在彩蝶這些人驚懼的紛紛遁逃的情況下,方平五人瞬間殺向九玄。

    天劍也和其他幾人,眨眼間殺向袁剛!

    十對二!

    這一刻,五枚圣人令騰空,隱入空間,封鎖了世界。】

    方平直接殺入九玄大道中!

    全力以赴,一刀劈下!

    轟隆!

    九玄慘叫一聲,無心他顧,真的沒辦法分心了。

    就在此刻,其他四位圣人級強者同時對她出手了。

    五位圣人,戰天王都沒問題,何況一位剛復蘇的圣人。

    “該死!”

    九玄尖銳怒吼!

    為什么?

    她真的沒想到,這兩方也能聯手。

    這不可能!

    難道之前都是演戲?

    可哪有演戲用圣人的命當籌碼的!

    此刻,風云道人一臉同情,方平這家伙……邪門的厲害。

    人皇一脈這時候趁火打劫,他就覺得這些家伙要倒霉。

    不過他想的是以后,他以為方平會假意答應,之后再毀諾,方平這家伙可不會真的認慫,至于天地見證……方平在乎嗎?

    哪料到,方平那是下手黑的流油了!

    這當前,就和敵人攪合到了一起,反殺人皇一脈的強者了!

    “賤人,憑你也敢威脅老子!”

    方平一刀斬的她大道崩裂,其他人紛紛出手,打的九玄金身炸開。

    方平回歸,氣血大爆!

    整個虛空,都被方平氣血充斥。

    “人皇?”

    “我人族戰四方,也不見人皇來援,憑你們也配?”

    方平眼神冰寒,一拳轟出,直接爆頭!

    九玄被其他四圣所傷,被方平斬傷了大道,哪還是巔峰期方平的對手。

    九玄頭顱瞬間恢復,尖銳無比,怒吼道:“你敢叛逆!”

    叛逆!

    方平眼神寒冷的要殺人,叛逆?

    還真把自己當主人了?

    死到臨頭,居然還敢這么說話!

    “鎖住她!”

    方平暴喝一聲,風云幾人紛紛出手,精神力爆發,壓制九玄。

    方平二話不說,一掌拍出,再次拍碎了她的頭顱!

    “給我出來!”

    方平厲喝一聲,強行抽離她的精神力,下一刻,一道虛幻的人影出現,九玄的精神力!

    “方平,你敢!人皇大人要回歸了!”

    “方平,你不能殺我!”

    “人皇大人不會放過你的……”

    “饒命……”

    從一開始的暴怒,到接下來的求饒,九玄變幻很快,凄厲嘶吼道:“饒了我!我是人皇的使者,我愿投降人族,我知道很多秘密……對,我還知道人皇劍在哪……饒了我,那是人族的正統神器!”

    這一刻,哪怕其他圣人聽到此話,也是微微一滯。

    然而方平卻是依舊冷如冰山!

    人皇劍?

    我在乎嗎?

    神器是很厲害,可我更不能容忍一個敵視我的圣人活著。

    到了這地步,還想活命?

    方平全力爆發,強行將精神力壓縮!

    瞬間,九玄被他壓制的如同皮球。

    方平身上火焰升起,九玄被壓縮的腦袋,極為恐怖,此刻眼睛中露出了恐懼和絕望。

    “放心,我還會徹底斬滅你的本源世界,我倒想看看,人皇大人有沒有能耐再次將你復生!”

    方平冷笑一聲,手掌變大,暴喝一聲,轟隆!

    天地為之一靜!

    方平被精神力爆炸,炸的血肉橫飛,卻是不閃不避,他沒避開,誰知道避開了,九玄會不會遁逃一縷精神力。

    非但如此,這時候,方平再次進入九玄的本源世界。

    殘破的世界!

    精神力被打爆,九玄已經要隕落了。

    可方平做事做絕!

    進入本源世界,持刀瘋狂劈砍,下一刻,他自己的本源世界直接降臨,轟隆一聲,將不大的本源世界直接砸的爆開!

    方平瞬間離開,天空中,這一次蒼穹徹底破開了!

    一條大道,咔嚓一聲繃斷。

    血云血雨蔓延,迅速蔓延,這一刻,不但是地窟,禁忌海,連地球都是血云密布,血雨滾滾而下。

    兩位上古圣人一天隕落!

    方平迅速斬殺了九玄!

    而這一刻,那邊正在襲殺袁剛的天劍,忽然收回了自己的圣人令!

    袁剛重傷之下,大為惶恐,二話不說,迅速遁逃!

    天劍和方平對視一眼,兩人相視而笑。

    方平淡笑道:“我會在乎多一個圣人仇人嗎?天劍,你格局太小!”

    天劍故意放走了袁剛!

    雙方陣營互換,方平這邊,雨薇、風云、蔣昊迅速回歸,那邊,皺眉的林海,此刻也飛身而來。

    天巧和天速,也迅速趕到了天劍那邊。

    天劍淡淡道:“你以為人皇一脈就一位圣人嗎?你殺了九玄,九玄……可不簡單!她是人皇宮女官之首,你可知意味著什么?方平,你人族本就和人皇一脈有糾葛!

    本來,你們也許會成一方的。

    而今日你殺了九玄……你等著人皇一脈瘋狂報復你吧!

    何況,人間為人皇道場,已是定論,此刻,你連妥協機會都無,方平,你真以為你可以算計眾生?”

    順勢而為罷了!

    他給人間找了一個大敵!

    人皇一脈,和方平以后那是不死不休了!

    方平斬殺了九玄,這也是天速和天巧,之前不曾動手的原因。

    現在放走了袁剛,袁剛不會找他們報復的,只會找方平。

    方平嗤笑一聲,不屑至極,“那又如何?天劍,你格局太小了!我說了,圣人不算什么!哪怕天王又如何?”

    方平環顧四方,看到了飛速遁逃的那些圣人,忽然狂笑道:“人族屹立三界,靠的不是妥協,而是強硬!誰想殺我方平,來就是了!”

    “你們敢嗎?”

    方平笑聲震天,看向天劍幾人,“滾吧!殺不了我,那就老實窩在地窟!袁剛敢來,就別回去了!”

    天劍看看自己一方的圣人,再看看被蒼貓纏住的二人,淡淡道:“人王氣魄如此之大,天劍自然不會再和人王為敵……放了他們,此戰到此為止,天貴已死,你我也無需廝殺到底。”

    方平玩味道:“何必這么著急!我們雙方圣人如此之多,何不再干點大的?九皇極道,還有不少勢力在呢。

    神皇、西皇、南皇、東皇四位皇者一脈還沒表態呢!”

    北皇王屋,選擇了支持方平。

    靈皇一脈,月無華正在出手。

    獸皇一脈,龍軒正在出手。

    南皇這邊,力無奇現在還在被圍殺,那位南皇門人沒管,方平就不算他了,這家伙能殺也給殺了!

    人皇一脈,袁剛嚇破了膽,現在不知道遁逃到哪了。

    地皇一脈……那是真的強大!

    天劍這些人,包括地皇神朝的這些人,也許都是地皇一脈的,可怕的嚇人。

    這位布局最早的皇者,和神教、鴻宇、地窟、王屋……多方勢力都有瓜葛。

    可以說,目前出來的這些勢力,就屬地皇一脈最為強大。

    可惜,內部也是亂的很。

    神教和地窟好像不和,鴻宇和鴻坤不和,月靈算是北皇一脈,也不認可地皇的人。

    要不然,地皇一脈的圣人多的可怕。

    二王,三護教,加上現在的幾位殿主,以及天劍這幾位……

    足以席卷三界的力量!

    這就是地皇分身執掌三界三千年的成果。

    其他皇者,和地皇沒法比。

    天劍幾人,有些震撼地看著方平。

    方平玩味道:“怕了?三界要那么多勢力做什么?等著讓人做漁翁嗎?你我雙方聯手,還能怕了誰?你們連我都敢殺,還有誰不敢的!今日,不聽話的都給干掉!”

    “猶豫不決,才是大忌!這就是我方平三年證道,圣人戰力,你們卻還是圣人的原因!”

    方平語氣冷漠,看向遁逃的各方強者,笑道:“西皇一脈交給你們,他們在地窟,你們也不想和人分地盤吧?”

    “你們呢?”

    方平笑道:“我去殺南皇的人,好大的膽子!力無奇是我冊封的鎮海使,他也敢插手,奪取水力神島,誰給他的膽子?天劍,是雙強并立,還是群雄逐鹿,就看你的選擇了!”

    天劍看向其他幾人。

    地皇神朝的大都督,那位冷峻圣人,此刻深深看了方平一眼,很快,平靜道:“撤兵!你我兩方,休戰!既然此刻其他各脈沒有恢復元氣,那就斬殺他們!方平,本座倒是小覷你了。”

    “客氣!”

    方平閑庭闊步,踏空而去,很快,路過蒼貓,笑道:“放了他們!”

    蒼貓此刻還有些呆滯,聞言咕噥道:“放了?那要是打你怎么辦……”

    再來一次,它未必有機會困住這兩人了。

    方平笑道:“無妨,鑄神使真身已經來了!”

    “誰?”

    蒼貓愣了一下,接著忽然大喜,興奮道:“鑄神使?胖老頭?胖老頭活了嗎?耶,本貓要去找他打鍋,打窺天鏡,打好多好多東西……”

    蒼貓興奮的不行,會打鍋的老頭子活了?

    總算可以有鍋燉魚吃了!

    “胖老頭,出來呀!我要鍋,我要鏟子,要貓宮……”

    這一刻,被圍在絲線中的兩位圣人,臉色都變了。

    鑄神使!

    這么說,之前的三道分身是他的了?

    也是,能把分身玩的出神入化的,不是此人還能是誰?

    后方,跟來的天劍幾人,也是神色凝重。

    一個個的環顧四方,極為警惕。

    他們和方平休戰,也和鑄神使有關。

    這家伙不但活著,還很強大,分身都有圣人實力,太讓人忌憚了!

    方平狐假虎威,笑的燦爛。

    “別急,他不能出來!出來了,有人要找他麻煩了,得貓著才行。”

    “貓著?”

    蒼貓忽然弓著身子,賊兮兮道:“這么貓著嗎?”

    方平無語,沒說你!

    “放了這倆廢物!”

    方平淡笑道:“記住他們,回頭讓他們磕頭賠罪,否則讓天帝幾人將他們扒皮抽骨!好大的膽子,誰也敢動,真以為三界亂了套了?”

    方平眼神冰寒,掃視兩位圣人,看的兩人心寒。

    “你們倆個……蒼貓也敢動!活膩歪了!真以為靈皇死了?”

    兩位圣人愈加驚懼了!

    方平冷笑連連,蒼老圣人不得不道:“吾等并未為難蒼帝!”

    越想,越覺得苦澀。

    他倆真沒怎么著蒼貓!

    蒼貓說釣魚,他倆都陪著一起來了,啥也沒干好不好!

    方平也不理會,踏空而行,笑道:“勞煩雨薇圣人,風云圣人陪我走上一遭,我倒想看看,南皇一脈是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

    雨薇看了一眼風云道人,風云道人笑了笑,踏空而行,開口道:“人王,真要出手?”

    “我不說假話!”

    方平睜著眼說瞎話,笑道:“殺就殺了!能奈我何?今日我證道絕巔,明日我證道帝級,屠天王!皇者再現,我證道天王逆天屠皇,有何不可!”

    轟隆隆!

    天地轟鳴!

    方平仰頭看天,陡然罵道:“劈死我試試?一群老不死的,還不知道在哪困著呢,以為我怕了你們?什么皇者不皇者的,有能耐現在出手試試!真有這能耐,還用得著等到現在?”

    眾人呆滯!

    這家伙瘋了!

    太可怕了!

    膨脹的簡直要爆炸。

    他在挑釁皇者!

    事到如今,眾人也覺得,哪怕有皇者死了,肯定沒死完。

    可方平就是挑釁了!

    這……要知道,皇者就是無敵的象征!

    真正的無敵!

    地皇分身一出,鎮壓了三界三千年!

    那些天王,一個不敢動彈,這就是皇者。

    方平膽子也太大了!

    方平無所畏懼,他才不信皇者現在會出現,真要還在,還會等到現在?

    當然,有算計就另當別論了。

    可既然有算計,那更不會現在出手了,為了幾句話,壞了他們上萬年的算計,這樣的皇者,那就是蠢貨。

    此時此刻,方平已經踏空而行,到了南六域海上。

    這時候,那邊,天劍他們也到了。

    方平二話不說,探手朝姬鴻抓去。

    那邊,地皇神朝大都督冷哼一聲,也是一掌拍來,“方平,你要再戰?”

    方平冷冷道:“你以為我怕了?姬鴻膽子不小,我保你女兒一命,你敢對我人族出手,好大的膽子!”

    話落,氣血爆發,冷喝道:“跪下賠罪,否則今日再起圣戰,也要斬了你!”

    “方平!”

    天劍幾人大怒!

    方平斬神刀出,哪怕對方圣人再次多了兩位,方平也是霸道無雙!

    “那就再戰!姬鴻,現在跪下,否則,今日拿你祭刀!”

    姬鴻臉色鐵青!

    他居然被方平當做三界強者的面,強迫跪下,這簡直欺人太甚,比殺了他都難受!

    御海山方向,姬瑤也握緊了拳頭。

    方平聲音宏大無比,她也聽到了!

    她沒想到,方平會這樣。

    讓她父親跪下賠罪!

    那可是王庭的王!

    方平眼神犀利,“不跪,那就等死!今日不死,十日內,我必殺你!不但殺你,你姬家,我必滅!繼承了祁幻羽的道,覺得自己無所不能了?別忘了,祁幻羽,命王,都是死在我手中的!”

    方平殺氣沖霄!

    地窟一方,幾位圣人也是勃然大怒!

    怎能跪!

    方平這是在找事,難道鑄神使來了?

    眾人也是警惕無比!

    方平忽然哈哈大笑,聲震九霄,朗聲道:“這就是地窟的王!可笑!人族寧愿戰死,也絕不屈服!地窟……小丑罷了!人族,班師!”

    “人族無敵!”

    “人王無敵!”

    這一刻,各域皆有大吼聲傳來,一股股氣血之柱,震蕩天地!

    太解氣了!

    地窟大敵,今日被羞辱的連王主都如小丑,至于跪不跪不重要。

    重要的是,方平讓他跪,姬鴻連反駁的話都不敢說!

    ……

    南六域。

    唐峰眾人狂笑!

    對面,卻是軍心動蕩。

    一位位強者,面如死灰。

    壓制人族千百年,今日徹底敗了,哪怕地窟無數強者回歸,他們也覺得敗了。

    人王壓迫王庭之主下跪,沒人敢拔刀相向!

    那些圣人,都在忌憚什么。

    換成人族……他們忽然覺得,換成人族,絕對會反抗的,哪怕不敵,也絕不會讓他們的王受此屈辱!

    ……

    南八域,南九域……

    所有的外域,這一刻都是人族放聲大笑,哪怕軍力不如對方,也是猖狂無比,囂張無比!

    解氣!

    真解氣!

    被地窟壓制了無數年,戰死了無數人族,今日太解氣了。

    人王當眾讓王主下跪,無一人敢拔刀!

    這就是人族的霸道和威風!

    不敵又如何,我們骨頭硬就行!

    一位位地窟強者,都是面露悲憤欲絕之色!

    ……

    神庭軍的大都督,這一刻也是面露冷色,他感應到了一些情況,此刻,冷聲道:“方平,以力欺人,有失人王身份……”

    “我是絕巔!”

    方平淡定自若,“同階我無敵!誰敢說一個不服,同階來戰!三界,我同階最強,九皇四帝若是壓制至絕巔,我也愿一戰!”

    方平放聲大笑,大聲道:“三界,可有絕巔愿戰!三招打不死你,我人王自絕于此!”

    無聲!

    這一刻,眾人才再次記起,這家伙剛證道真神!

    “哈哈哈!”

    方平囂張的無以復加,再度踏空離去,身后,吳奎山幾人激動的無以復加,紛紛跟上!

    那邊,圍殺力無奇的幾位妖族,紛紛遁逃!

    驚恐!

    畏懼!

    后悔!

    那頭巨大的牛,傷痕累累,此刻,卻是壓制不住的興奮和激動,仰天長嘯,老牛我賭贏了!

    哈哈哈!

    贏了!

    霸道的人王,太霸氣了!

    方平撕裂虛空,踏步而來,笑道:“跟上!去水力神島,區區一圣人,也敢奪我人族鎮海使地盤,我去打死他!”

    力無奇牛嘴裂開,不知道該笑該哭。

    好糾結!

    真要跟著人王打死那家伙嗎?

    有些不妥吧,好歹也是南皇一脈的。

    可是……好期待啊!

    真想打死那家伙,居然欺負老牛我!

    ps:寫的有些昏沉,感冒了,想了半天,唯有月票可以醫治老鷹了……
老虎鸡评级菠菜网站 新兴县| 顺义区| 秭归县| 和静县| 桓台县| 克东县| 察隅县| 沅陵县| 衡东县| 新干县| 渭源县| 塔城市| 织金县| 额尔古纳市| 长治市| 广元市| 观塘区| 探索| 海丰县| 泾源县| 娄底市| 民丰县| 潞西市| 荃湾区| 禹州市| 耒阳市| 扶沟县| 松潘县| 宁河县| 金川县| 涞源县| 肥西县| 镇雄县| 上犹县| 高邑县| 邵东县| 神农架林区| 洛浦县| 兖州市| 根河市| 华亭县| 东辽县| 自贡市| 大名县| 社会| 什邡市| 阳信县| 湛江市| 洪江市| 新邵县| 白沙| 淳安县| 江阴市| 赤城县| 西青区| 区。| 县级市| 沧州市| 太仆寺旗| 桃园县| 陈巴尔虎旗| 泸州市| 镇宁| 当雄县| 敦煌市| 沙洋县| 綦江县| 富宁县| 望都县| 左云县| 巫山县| 方山县| 滁州市| 潜山县| 特克斯县| 衡山县| 贵港市| 阿拉善左旗| 浦东新区| 大悟县| 大余县| 万源市| 太康县| 和平县| 靖宇县| 留坝县| 铜川市| 长乐市| 滦平县| 大方县| 乌拉特后旗| 六枝特区| 武城县| 平谷区| 石狮市| 石泉县| 两当县| 高雄县| 柳州市| 万安县| 阳原县| 平泉县| 宜兰市| 盱眙县| 棋牌| 济源市| 满洲里市| 孝感市| 陆良县| 太康县| 山阳县| 饶平县| 喀什市| 文成县| 岐山县| 安陆市| 黄冈市| 罗山县| 开阳县| 桃江县| 克什克腾旗| 灵石县| 镇雄县| 六安市| 麻江县| 图木舒克市| 益阳市| 什邡市| 南昌县| 甘泉县| 克东县| 扶余县| 衡南县| 西丰县| 璧山县| 肃宁县| 六枝特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