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xinyuhuaao.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千九百四十六章:很為難

    韓子禾跟展羽說話的工夫,楚錚他也沒有閑著,因為沈亮和帶著一起找上來了。(看啦又看小說網)

    楚錚:“……”好吧,剛剛艦長給他帶來的感慨有點兒強烈,他只顧得跟媳婦兒說話呢,就把這倆給忘掉了。

    嗯,要是讓這倆貨知曉,指定要嘲笑他特別重色輕友,所以還是當沒有忘記好啦。至于重色輕友這問題,他肯定是有那么點兒的,但怎么想都不至于用上“特別”這樣一個詞吧?再說了,難不成他們這群老伙計里,就他重色輕友?想想都不可能!

    “喂!喂!喂!我說,老楚,你這是啥表情?”琢磨著好久不見面,怎么著也得來那么個熱烈的擁抱吧!

    結果可好,他這位老伙計還沒有他激動呢!那樣子也不知道琢磨什么呢!不過按照他對那家伙的理解,哼哼,指定不是特別讓人高興的事——這是針對老沈跟他而言。

    “來,咱還是對個拳頭吧!”舉起拳就沖向了楚錚。

    反應過來的楚錚,唇角微微哆嗦,腳步向后一退,就讓自己撤出對方的攻擊范圍:“我說老鄭,你就不用這么熱情了,我媳婦兒就在那間臥室,你想跟我來個貼面禮,你說她能高興?”

    本來想照著楚錚肩背結結實實來幾拳頭的:“……”他真就呵呵了,別看沈亮和跑到外面就容易放飛自我,楚錚比那貨還要命,楚錚這家伙只要跑出來,就特別容易暴露本性。

    行吧,他也不招惹這家伙了,要不然還不定從他嘴里吐露什么來呢!

    嘆口氣,以拳砸掌,朝楚錚呲呲牙,然后……嗯,就不是他之前計劃的然后了。

    ……

    楚錚、、沈亮和分坐沙發三端,看起來呈三角之勢,倒是比較穩定。

    “這會兒算是敘舊了?”端起楚錚給他倒的酒,放到鼻翼下嗅了嗅,頓時表情就有些精彩了,“你拿水兌酒糊弄我呢!”

    “不要這樣說!”聽他這么說話,也端起杯的沈亮和同樣將其放在鼻翼下嗅了嗅,不過他沒有立刻給話,而是端詳半晌之后,才反駁說,“老楚兌的不是水啊,這根本是飲料!你就當雞尾酒那么喝嘞!”

    說著話,沈亮和還真大大飲了一口,別說,還挺好喝的:“這是汽水兒加的果酒吧?”

    楚錚含笑頷首:“還是你知情識趣兒!”

    “呵呵。”見他倆竟這般的“相親相愛”,登時給他倆豎起大指頭,然后高聲叫,“嫂子!您知道老楚跟,唔唔唔……”

    不用他喊出來,楚錚就清楚這家伙想要說啥話,立刻用手捂住他那嘴巴,還挺使勁兒的!

    “呸呸呸呸呸!”好容易讓楚錚放開手,就使勁兒將嘴里的鹽粒子吐出去,“你手上怎么還有鹽粒!”

    “剛才不是兌酒?我給增添了些許色彩。”

    :“……”呵呵,很不想理睬這位久別重逢的好友咋辦?

    楚錚不在乎他理不理自己,反正很快就要正式談話,等到談話結束,也就自然而然繼續聊上了,男人么,何必那么記仇,對不對?

    這也虧得不知道他怎么想,要不然他就真打算定制幾十米長的狙擊槍,直接點他了。

    不過雖然不清楚對方的想法,可是怎么也是幾十載的哥兒們兒了,誰還不知道誰?厚顏無恥這個詞兒,在特定的時候,用在他們仨誰身上都不委屈。

    “我看還是談正事為好。”看他倆鬧的挺有來道去的,沈亮和提醒他們不要調皮,這可不是國內。

    “那讓老楚先說,我這個客人可是千里萬里迢迢而來,辛苦的很呢,反正時間不算緊張,你們倆人說著我聽聽,等你們說完了,那時候,我也該休息過來了,然后再說!”

    “用不用安排的這么緊?”楚錚說,“我原本想著讓你休息幾天來著。”

    “呵呵,那可不用!”連連擺手,“我想等到我跟嫂子敘完舊之后,你肯定就坐不住了!”

    “不是,你小子可真行,還想著跟嫂子敘舊!”沈亮和聞言后,眼睛都要亮了,對的想法敬佩不已,這家伙真是不怕啊!

    楚錚的想法,倒是沒有沈亮和活躍,主要是他很清楚的為人,這家伙不是喜歡跟兄弟家屬貧的人,更何況他媳婦兒也不是好惹的,真有不長眼睛想要隨便逗弄,他都怕他媳婦兒手出重了。

    “我看你還是跟我說比較好。”楚錚沉著臉說。

    他這反應還真不是因為這句話,而是想到了啥,他認為說話不是無緣無故無的放矢,所以,肯定有什么事情讓他覺得他必須這么說了。

    “你們家老爺子還有那位老太太太寵孩子了。”忍了忍,抿抿唇,小聲提示說,“你們兩口子留在國內那倆孩子,可有點兒被糖衣炮彈攻擊的意思。”

    “糖衣炮彈不可怕啊,只要記得吃掉糖衣之后,把炮彈反射過去就好啦!”沈亮和孩子不多,只有一兒一女,不過因為閨女懂事自立、兒子因為他偏向閨女所以教育的比較直溜,所以還真不愁孩子教育問題,可是楚錚這就不一樣啦,用他的看法就是——孩子忒多啦!

    只說是他們親生的,加起來,可就有四個呢!更別提他們還領養個大的。

    在他看來,孩子貴精不貴多啊!生少點兒,就能在同一個孩子身上多投入點兒注意力,那么好好培養,豈不是比呼嚕嚕趕著走的孩子強?質和量的問題,在他看來要是不能共享,那就只能重質強于重量才行。

    當然,這也就是他自己的一個想法兒,他不可能傻到跟人家楚錚直說,畢竟孩子都已經生出來了,也不能回收了,在這樣說就只能是得罪人。哪怕楚錚跟他是兄弟,他也不能不顧及對方的情緒啊!

    “呵呵,我看他們是將糖衣吃掉,然后把炮彈儲備起來準備轟我了吧!”楚錚冷笑著說。

    “不要這么說,你們兩口子留在國內那倆娃我又不是沒見過,都是好孩子啊!真不至于嗯!”沈亮和看楚錚那張臉都黑到拿起筆來就能蘸墨寫軟筆書法了,所以毫不猶豫就安慰他。

    他不但自己安慰楚錚,還悄悄跟擠眼睛,示意他也別干看著,趕緊跟著說啊!

    對他的示意卻視而不見,反而認真的跟楚錚提議:“你也不要著急,你想想啊,他們才多大,你們才出來多久呢?只要別讓孩子被他們哄過去,等你跟嫂子回去之后,想怎么教育不能教育過來?所以當務之急是看看能不能聯系你岳家,讓他們看好了孩子,別讓他們給你家老爺子老太太接近到孩子的機會!”

    沈亮和:“……”

    靠!靠!靠!

    瞧瞧他都聽到啥話啦!

    老鄭誒,雖然都是兄弟,可是你能不能別出餿主意呢!

    都說疏不間親啊兄逮!咱能不能有點兒自知之明?人家才是至親,咱就是兄弟朋友而已啊!

    沈亮和都替發愁,可是更讓他發愁的事情還在后面呢!

    瞧瞧!他都看到了啥!

    楚錚那家伙竟然還煞有介事的點頭呢!

    靠!靠!靠!楚錚大兄逮,我說你還能不能有點兒靠譜啊!

    沈亮和很想雙手抱頭把韓子禾喊出來,讓她管管老公。

    “老鄭,你可別給亂出主意啊!”都知道你倆好,可是不用好到干涉別人家親情的地步吧!

    “老鄭說的沒錯。”楚錚雙眸幽幽,看向沈亮和時,愣是把后者給嚇一大跳。

    沈亮和不清楚楚錚失蹤后,楚父他們做的事情,所以想的和他們不同,誰讓他比楚錚失蹤的還要早呢!家里的事情,還是見到楚錚以后,楚錚告訴他的。

    剛剛見到,他就迫不及待問清楚自己一雙兒女的近況。

    要他說,還是他家小白運氣好!不說別的,至少她爺奶還懂疼人不是?

    “你不要慌啊!現在不是說能夠想撂手就撂手的時候。”沈亮和怕楚錚惦記孩子,使勁兒提醒他,“孩子是自己的,想怎么教育他,只要能下狠心,就能怎么教育,可是任務不同,這里不僅牽扯關系太多,還有種種不由你我個人因素可以影響的因素,所以你和我這樣入局的棋子還是要慎重才行。”

    “我清楚。”

    楚錚也知道沈亮和是好意,所以,他還是心領了。

    沈亮和也看出楚錚聽進去了,不由大松口氣。

    好家伙,他可真怕楚錚不顧一切地,要想一意孤行。

    “我知道輕重緩急啊。不過,你們都別跟子禾說。”楚錚這是對說的,也是對沈亮和說呢。

    跟沈亮和聞言,紛紛點頭說好。

    ……

    “禾禾,我聽見他們偷說話了。”跟韓子禾把話徹底說開的展羽更加自由自在了,它耳力特別好,所以對隔著墻說話的楚錚沈亮和和那個叫做的陌生人之間的對話,一心二用的全都給記在了心里。

    韓子禾:“……”

    她發現展羽要是用好了,那可真好用啊!那耳朵尖的,簡直堪比雷達!不過,她也不想利用展羽這本事八卦,那樣做心太累。可惜,展羽這只鷹好像不這樣想。

    別人不利用它,這鷹自己卻利用上了。

    “偷聽別人講話很不禮貌。”韓子禾皺著眉提醒它。

    “你放心,我喜歡你,所以不會偷聽你講話的!”展羽挺直胸膛,翅膀用力地拍自己胸脯啪啪地保證。

    韓子禾:“……”好像感覺自己那顆心,似乎更加累了!

    她跟它根本就沒在一個頻道上啊!

    “你不要養成這樣的習慣!”韓子禾忍著暴躁跟占魚說,“你在這里也就算啦,可是要到了其他世界,若是人家能力比你強,而你不自知,那你聽人家說話若是被發現了,豈不是要被別人收拾?”

    展羽:“……”好像,有那么點兒道理啊!

    韓子禾見它若有所想,清楚它應該是聽進去了,所以輕嘆一聲繼續提醒:“既然你的時光很長,你有機會去看各樣世界,去看各種各樣匪夷所思、或者光怪陸離之極的世界,那你就應該多做準備,不說其他,你至少要養成好習慣,讓自己能夠保持謹慎低調的好習慣。這樣的好品質雖然不一定能夠給你幫多大忙,但是至少不會在無關緊要的時候、或者緊要關頭拖你后腿不是?”

    “還真是。”展羽緩緩地點點頭。它是只聰明鷹,所以韓子禾的話對于它而言不難理解。

    “好吧,既然這樣,那么,他們談論不告訴你關于你留在國內的倆孩子的事情,我也就不說啦!”

    韓子禾:“……”

    展羽斜睨著韓子禾說,那樣子好像是等她主動詢問呢!

    哎呦,她這心更累了!

    “這次就算了,既然已經聽到,就不能熟視無睹啊!你跟我說說吧!”

    見韓子禾妥協,展羽立刻用翅膀捂著喙子、瞇起眼睛偷笑。

    對此,韓子禾就當沒有看到。

    展羽也不過分惹她,見韓子禾耐心等候,也不賣關子啦,小聲的將楚錚、和沈亮和之間的對話復述了一遍。

    展羽以為,韓子禾聽到它這番敘述后,有可能會跳腳、有可能會暴怒;可能會怒極而笑、也可能會咬牙切齒,可是怎么都想不到韓子禾竟然看起來風平浪靜到好像什么都沒聽見一樣。

    她這份風清云靜讓展羽詫異不己:“禾禾,你就丁點兒都不生氣啊?”

    “生氣?”韓子禾看回去,冷笑,“那你說我應該氣誰呢?”

    氣公婆不知人情自愛,氣兒女不知爭氣,還是氣兄嫂那邊兒把控不力?

    人家爺奶關心孫子孫女,誰能說不對呢?

    那雙兒女寄人籬下又是誰造成的?稚兒尚小,誰能用道德標準規范呢?

    自己兄嫂義務替她照料孩子,那是情分不是本分,又不曾餓著或者凍著外甥外甥女,怎么能要求更多呢?

    更何況爺奶看望孫子孫女本是正常的,若是強制他們不許探望,才是不近人情!——這樣的不近人情之事,楚錚可以去做,她也能夠去做,可是她的兄嫂卻不能做啊!否則,豈不是讓旁人取笑呢!
老虎鸡评级菠菜网站 梨树县| 岳池县| 陇南市| 沈丘县| 庆城县| 阿城市| 万山特区| 若尔盖县| 灵武市| 西乌| 平果县| 金溪县| 清流县| 砀山县| 长治县| 吉隆县| 昌邑市| 扎鲁特旗| 会泽县| 鸡泽县| 霍山县| 淮阳县| 岐山县| 遂溪县| 彩票| 阿合奇县| 寿宁县| 大同市| 阿坝| 古交市| 雷山县| 叙永县| 本溪市| 洱源县| 青冈县| 沈阳市| 平远县| 广河县| 息烽县| 巴里| 白银市| 三门峡市| 威信县| 宝丰县| 安庆市| 额济纳旗| 塔河县| 新邵县| 同仁县| 侯马市| 天门市| 鲁山县| 冕宁县| 栾川县| 乐东| 聂拉木县| 江口县| 桐城市| 垣曲县| 绥德县| 罗甸县| 昭觉县| 云南省| 故城县| 周口市| 景德镇市| 彭山县| 麦盖提县| 义乌市| 巧家县| 贞丰县| 邹城市| 古丈县| 蕲春县| 扬中市| 永登县| 大新县| 宁乡县| 临沧市| 北票市| 中方县| 甘孜| 巴青县| 吕梁市| 南昌县| 建宁县| 巴东县| 文登市| 调兵山市| 噶尔县| 云林县| 博兴县| 墨脱县| 大名县| 高要市| 通州区| 安阳市| 留坝县| 金溪县| 抚州市| 娄底市| 青海省| 连山| 宁津县| 和政县| 泗水县| 西城区| 鲁山县| 衡东县| 搜索| 永丰县| 谢通门县| 临泉县| 罗田县| 陵水| 桃园市| 城步| 桂东县| 抚远县| 恩施市| 绍兴县| 保德县| 勐海县| 新民市| 桐乡市| 荔波县| 牡丹江市| 丹阳市| 汉寿县| 炉霍县| 武清区| 日土县| 儋州市| 涟源市| 固安县| 信阳市| 南充市|